罗子之争

2019-12-25 09:58:28 云顶平台: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张建光

罗从彦身后留下了身份之谜。他是哪里人,他有没有子嗣的问题始终困扰着后人。以至于康熙帝褒奖他的亲笔御书都无法送达,只好一直存在延平道南祠中。

而这次官司就是冲着他的“地籍”和“脉系”来的。一位自称是罗从彦后裔的S县人罗希濂,拿着本县版的《罗氏族谱》,勾结延平妇人罗吴氏,要求位于今日延平水南街道罗从彦特祠所属的田产悉数划归他的门下。这下延平罗氏族人们才慌了,连忙控告到县衙。谁知昏庸的县老爷杨桂森糊里糊涂误断罗从彦无嗣,将朝廷所给的优惠好处全部判给了对方。延平罗氏只得上诉到延平府衙,一个关于罗从彦地籍和脉系之争进入到白热化状态。

罗从彦确实值得一争;除了物质利益之外。

罗从彦生于北宋、卒于南宋(1072-1135),一生享年64岁。有关史料载:字仲素,世称豫章先生。百年后,宋理宗下诏谥文质,赐其“奥学清节”,后又从祀孔庙,成先儒罗子。一段话,言简意赅:何称“仲素、豫章”?母怀其时,曾“梦文星堕怀,化一秀士手捧白璧,喜而寤生”。其父便“以其美而彦者名从彦,璧洁而素又居仲,故字仲素”,豫章则是远祖居地(江西南昌)。何为“文质、才子”?“道德博厚曰文,言行相应曰质,而德才兼备则被人称为才子”。所谓“奥学清节”,则说明学问玄深,治学严谨,道德高尚。正如朱熹赞扬他:“罗先生严毅清苦,殊可畏”。

罗子最大的贡献是在新旧儒学继往开来上。明代学者欧阳佑有番话说得很好:“自龟山载道而归也,程师即喜之曰‘吾道南矣’,然成继承匪人,抑或从演其源而扬其波耶?幸有豫章罗先生,受业龟山之门,独得不传之秘。故自有先生之学,一传而为李延平,再传而为朱晦翁,由是海滨邹鲁,于斯盛哉!”说的是杨时负道东南,一传罗从彦,二传李侗,三传朱熹,最终集理学之大成。儒学凤凰涅槃成为新儒学。在这个过程中,罗子起了重大作用,堪称“道南第二家”。所以万历四十二年(1614)六月,他被从祀于孔庙,列西庑先儒第十六位,称之为“罗子从彦”。须知二千多年来能够受此殊学的全国仅有156人。

名声如此显赫的罗子焉能不被人争?

官司进入了“二审”,好在延平知府雷维霈是个细心人。他仔细翻查府志、县志和延平罗氏的族谱,找了与罗子关系密切的另外三贤杨时、李侗、朱熹后裔调查,多次认真审理,终于大白了真相。原来这是一起由S县罗希濂通过挖补、添注、篡改族谱,妄图参混罗从彦后裔进而侵占祠堂田产的大案。于是下令将此罗押发“经历司”管押,并延请“延平四贤”后裔代表到堂见证,监督执行判决结果,规定日后再有此事,“均准罗氏子孙并杨、李、朱三贤子孙呈官究治”。

官司尘埃落定,但在历史岁月长河中,有关罗子身份不实之说,总会沉渣泛起。参与人员不仅有官员、也有专家学者,甚至后裔族人。一个简单的问题变得复杂万分,一个明了的事实却成了历史公案。看来,争夺名人自古如此,今后也不会消停。出于功利或者虚荣,也许有意,也许无心。似乎这是难以避免的社会现象。客观地看,争夺名人也是注重文化,似乎争比不争为好。关键在于争什么?

应争事实。中国有句古话:“事实胜于雄辩。”中国史学家治史强调稽古和论证。籍贯本来没有多大学术成分。“籍”指的是一个人家庭所从事的职业,“贯”则指一个人的出生地。两者合一,就是记录一个人的出生地和家庭对朝廷负担徭役种类的登记文件。一般是“三代成籍”,其祖先所在地则称“祖籍”。古代对“籍贯”的填写是十分严格的,科举考试中若是填错,那就丧失了所有的资格。武夷学院陈利华教授翻阅了大量历史文献,不辞辛苦地进行田野调查,严谨细致论证得出:罗子出生地——延平区儒罗村;罗子成长地——延平区水南街道罗源村;罗子安葬地——延平区水南街道上地村横际自然村;罗子先祖开基地——延平区夏道镇篁路村。此地原称“篁乡”,因为罗子的曾祖父罗文弼来此地开基定居,所以后人称其为“罗篁”。罗子的母亲、夫人及三世孙均葬于此。陈教授以无可辩驳的事实,缜密的逻辑分析,说明罗子是地地道道的延平人。“风景依稀识故乡,客中犹忆是延平”。这才是争论的正道。相比之下那种大胆假设、大肆作假,诸如假文献、假遗址,甚至假墓地的做法,立显下作不堪。因为假离丑恶不远了。

应争保护。江南多风雨,自然的,还有社会的。罗子文化遗存保护问题很大。他一生著作丰富,但大多佚失。他是个好诗人,给李侗就写了五首,其中“彩笔画空空不染,利刀割水水无痕。人心安得如空水,与物自然无怨恩。”至今为人所称道。很遗憾,他的诗歌也散失不少。罗氏遗址主要分布在闽北、闽西和广东,原本简陋朴素,像罗氏家祠和书院,当时就是“短墙矮屋,石径蔬园,过者兴叹。”至今更是破败不堪。最让人扼腕的是康熙大帝为其提写的“奥学清节”御书下落不明。我想与其你来我去争夺罗子之名,倒不如合力以赴抢救保护罗子文化遗产。正像实有技术在申报专利前要自己负责一样,罗子遗产保护首先应由罗氏宗亲担当,当然地方党委政府也责无旁贷。但中国人讲求家国情怀,文化传承更是家族传承,除非子孙不孝。

应争精神。名人的真正价值在于他们的精神及对人类的贡献。儒家圣贤以“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为纲领,胸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政治理想,践行“八条目”,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尊德性,道问学,实现人生的最大抱负。罗子就是其中的典型。陈利华教授把罗子的精神归为五个方面:批判精神;抗金精神;“以静为宗”精神;“上承杨时,下启李侗”道统精神;集理学之大成精神。他的“奥学清节”更是留下了千古佳话。罗子求学杨时才三天,便感“汗凉浃背”,说“不至是,几虚度过一生矣!”杨时说《易》,无意间讲到“伊川说甚善”。罗子牢记在心,于是变卖家中田产,换作盘缠前往洛阳向理学宗师程颐求教,书写了与“程门立雪”同等意义的“鬻田杖藜”。

其实,罗子本身的道德精神,就是争与不争的最好答案。

[责任编辑:陈雨薇]